文艺作品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 员工生活 > 文艺作品
雷渺丽【散文】家乡的味道——“香椿”
发布日期:2021-04-11    作者:雷渺丽    来源:新能源科技公司    点击量:343    分享到:

清明放假去了姑姑家,有幸赶上她做香椿炒鸡蛋,觉得甚是美味。现在正是吃香椿的季节,乍暖还寒时节,人们对野菜的欲望,恐怕比野菜钻破泥土的欲望还要强。


ee07669264c1e125031b2076c93e6cb.jpg


作为春天特有的野菜,有“餐桌上的爱马仕”之称的香椿,味道鲜美却数量稀少,在城市里显得格外珍贵。而在北方的农村,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有几颗香椿树,几番春雨的洗礼过后,未经人工培育的香椿树,便会以骄傲的姿态在山水之间自由生长。

香椿,对于我来说记忆是非常深刻的!记得小时候,在爷爷家的屋子门前有几颗高高低低的香椿树,每当香椿成熟的时候,爷爷总会举着竹竿,将树上的香椿嫩芽采摘下来,我负责的工作就是,将它们统统捡起来!因为树上的香椿太多,摘下来如果吃不完就会坏掉,不摘的话就会变老,聪明的当地人,为了一年中随时都能吃到这一口鲜,将摘下的香椿,揉进大量的细盐,腌渍起来,装进坛子中,放在阴凉通风的地方,这样放一年都不会坏。想吃的时候,取出几颗洗洗就能上桌,也可以用来炒鸡蛋,味道与新鲜的相差无几!我也许不懂挽留。之于香椿,还是喜欢枝头最鲜活迸发的那一段光阴。香椿吃完,春天也就过去,这样一个告别,顺其自然,理所应当。想到时光轮转一圈后,还有再会,对接下来的生活,总归是多一份期待。

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讨厌香椿,然而幼时的我对香椿实在提不起多少兴趣。这是什么怪味道?为何叫它“香”椿?任凭奶奶的劝说与批评,捂着鼻子吃两口应付一下了事。彼时的我感兴趣的是和家人、小伙伴们绑竹竿,爬房顶,勾香椿的快乐。幼时印象中的大人们都是简单、清贫、忙碌的,如今想来,这香椿树是曾经与我一起厮长的、唯一好玩的树。

每年清明节前后,爷爷便会给姑姑打电话:“现在香椿是头茬,给你们寄点吧。”虽然家乡的美味令人想念,但他年岁已大,怎能放心他再尽力抬着头,举着长竹竿,甚至还要登高作业?姑姑总忍不住劝他:“不用了,我们这儿买得到。年纪大了,你不要一个人打香椿,磕磕碰碰就麻烦了。”“不要紧的,给你们寄些,顺带也要给邻里街坊送些去,你们不用担心......”爷爷的坚持总有他自己的道理。但电话中的美食又平添了许多的担心和牵挂。

香椿,美食之物,亲情之树,长寿之木,带来的不仅是春天的味道,也是家乡故园的味道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