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艺作品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 员工生活 > 文艺作品
张宝宝【散文】我的乡愁是一碗豆腐脑
发布日期:2021-04-13    作者:张宝宝    来源:新能源科技公司    点击量:339    分享到:

乡愁是一种儿时的喜悦,一种淡淡的忧愁,也是一种深深的怀念。乾县,是我从小长到大的地方,很是怀念。

对于一个地方的怀念,不是怀念故乡的云,也不是故乡的风,而是儿时,那一场简单喜乐的岁月。其中,有一道美食,至今还一直保留着,那就是号称“乾州四宝”里的一宝豆腐脑。这是我童年里最印象深刻的吃食。估计很多人都没吃过正宗的乾县豆腐脑。

记得儿时,每天中午吃完饭奶奶就会把我领到东头伯母家里玩,每次去就会看到伯伯在那泡豆子,磨豆子,弄好后放在一个缸里,用扁担挑起准备出去卖。知名美食家蔡澜点评乾县的豆腐脑称:乾县的豆腐脑,除了嫩如凝汁的豆花,就止用蒜泥水、盐、卤肉汁、油泼辣子了。葱花芫荽、酥碗豆、榨菜碎,一概不用。油辣子要用当地的菜籽油去泼加过盐的线辣子……


1-1PZ51JP22S_副本.jpg


豆腐脑嫩滑顺口,香辣可口,做工却繁杂费时,先是将整颗黄豆磨成豆瓣,去皮,放入清水中,跑至发白时捞出。再倒入钢磨,磨成细浆,用过浆布过滤,最后倒入大锅中用旺火烧开,在烧煮的过程中用木勺把豆浆舀起,倒入,重复几次,装入桶内,倒入熟石膏水点制。每次豆腐脑做出来,叔叔都会先舀出来一碗让我们尝尝,我迫不及待地拿起勺子入口,看着我连碗里地汤汁都喝了,伯伯眼里就全是欣慰和满足。

如今,伯伯上了年纪,不再做豆腐脑了,可哥哥把他的手艺传承了下来,每次回家都会让哥哥给我舀一碗豆腐脑,依然是和伯伯一样的传统做法,味道也是基本一样,吃的时候依然像是有两个味道:一个是记忆,一个是美食。

工作以后,我越来越想念家的味道。尤其是在工作最忙的时候,每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总会看着天空,想着他们在家还好吗?记得诗人卢宗仁曾有一首描写家的诗:“刚离开你时,心像一只小蝌蚪,快活地在清溪里摇尾。如今心已长成一只青蛙,白天在沉默中忍耐,晚上就放肆的喊你的名字。”

虽说“少年不识愁滋味”。但是却令我深深品尝到了愁的涩果。乡愁,一种难以抹灭的愁。